温馨提示: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、订阅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。客服QQ。

秘密·七

作者:长歌未闻|发布时间:2019-11-06 07:30|字数:1977

  我曾幻想过,关于顾青的过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。

  顾青从未同我提起过他的过去,包括他的家人,他的童年等等,所有关于过去的一切,顾青仿佛都不曾经历过一般。

  只有我提起过一嘴,问他:你从小便开始跟着师傅学阴阳术了么?

  顾青笑的眉眼弯弯,不曾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只是抬眸望向远处遍地花海。

  “在我的故乡,是看不见这么多的花的。”顾青笑嘻嘻说道,虽是云淡风轻的语气,可是他的声音却透出丝丝痛苦。

  仿佛这本该充满着甜美的回忆,在顾青的心里却是一道疤。

  我不由得困惑追问道,“是土壤原因,没办法种植花朵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其实现在很多办法都是可以移植花朵的。”

  我絮絮叨叨地便是想要为顾青介绍一些移植的办法,可是他只是垂着眼眸笑着看着我,良久才是摇了摇头,“不是的,只是那里的人不喜欢花罢了。”

  起初我还以为顾青这一句不喜欢,指的是村子的习俗或者其他,我甚至还不忘在网上寻找了一番有着这种习俗的村子,结果倒是出来一大堆,但是没有一个像是顾青的故土。

  直到现在我才明白,他的故土应当并非是我所处在的人间的某个地方。

  扶摇久久地盯着顾青,那双眼眸中的愤怒与不甘,逐渐化作无尽的悲戚与哀痛。

  仿佛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,亦不是她所想要看到的。

  她痛苦地捂住脸来,哀嚎着蹲下身子,尖锐的哭声从她指缝间渗出,显得她更为凄惨与令人痛心。

  “扶摇,恩怨纠缠一直不休的话,究竟要到什么你我才会脱离苦海呢?”

  顾青的声音太轻了,轻到让我甚至一个不留神,竟是险些错过了。

  扶摇仰头大笑来,笑的泪光粼粼,瞧的令人心碎。

  “顾青,你一句放下若是就可以让我放下,我何苦在忘川河畔等你三千年?你倒好,三千年前逃之夭夭,将我一个人留下,让我被囚禁在这里三千年。顾青,新仇旧恨今日我同你一起了结——”

  说罢,扶摇便是径直朝着顾青扑去。

  顾青不曾避闪,任由那尖锐的指甲划破他的脸颊,任由鲜血迸在扶摇脸上,将她浸染的鲜血满面。

  扶摇含泪将指甲刺入他胸口,刺的越深,她便越是痛苦难耐,越是再难以下手。

  “扶摇,后土娘娘已经仙去了。无论是我或者是你,都只是这人间的寻常一人一鬼罢了。今日我带来了顾暮与庱戚,目的无非其他。放下过往,我们与你做个交易。”顾青淡淡道,似乎不曾感受到疼痛一样,“放江月白回来,我们送你入轮回。”

  ......

  对于一个无生无死的人来说,重入轮回,着实是一个十足的诱惑。

  就连我听着都是不由得摒住呼吸,只觉着这次顾青他们开出的条件的确诱人。

  可扶摇却不想要。

  她沉默良久,仰头道,“我不要轮回,我也不要未来与解脱。顾青,我给你七天时间。你帮我找一样东西,找回来,我就彻彻底底救醒江月白。”

  而作为信守承诺的保证金,扶摇出手将我的灵息暂时实体化。

  我还未反应过来时,只瞧见面前众人的表情由提防到惊讶,再到最后的五味陈杂。

  顾青几乎是飞奔而来的,紧紧将我拥入怀中。

  他的力气大到勒的我恨不得喘不过气来,直连连轻拍着他的肩膀安慰着他。

  “我以为我再也救不回来你了。”他的声音颤抖着,听得我心坎一阵阵酸痛。

  我又何尝不是呢,何尝不是担心着我真的就此只能够在一旁看着你们生活,而自己不被任何人所看见。

  “七天之后,如果我没得到我想要的东西,我会跟江月白同归于尽。这一次我会让她灰飞烟灭,彻底消失。”

  彻底消失这样的警告着实是听着令人心悸的。

  故而想来我们回去当铺的这段路,才会气氛这般压抑。

  除了顾青紧紧攥住我的手所发出的细微声响,便是没有其他声音了。

  尤其是陆彦,神色沉沉。

  扶摇这次开口要的,是三千年前她曾还辅佐她那时候主人时候的一件信物。

  清露白玉坠。

  我原本以为这样东西只是因为时间过去的太久了,所以才会让顾青他们觉得这般棘手。

  可是我没想到,这样东西根本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陆彦说出这句话时,我一时连自己正在喝水都遗忘,失手打翻了满满一盏茶水。

  热茶泼在我的裙摆上,烫的我这才清醒过来。

  顾青忙不迭来为我擦裙子,蹙着眉头小心翼翼地捧来冰袋为我冰敷,一面冰敷一面终于碎碎念了一句,“你啊,都这么大的人了,每次做事都是这么不小心的。”

  终于听到他开口,我那一直莫名难受的心才是好受了些。

  悲叹哀嚎,都是好过死气沉沉的寂静。

  那压抑的氛围,着实是令我觉着痛苦难耐的。

  “我没骂你,你倒是眼眶先红的委屈了。”顾青撇了撇嘴,伸手就是揩掉我不知何时淌下的泪水,“不就是灰飞烟灭,如果你怕的话,我陪你一起好了。”

  “胡闹。”庱戚厉声呵斥,转身便是进了密室取出一样物什来。

  这是一只精致的梨花木九宫格机关盒,盒上只坠了一把做工精巧的小锁,锁头以蜜蜡一样的物什封了起来。

  当我端详一番后,才发觉锁头所封住的物什,并非是蜜蜡。

  而像是......人的脂肪。

  “月白,我知道你有很多的疑问与困惑。这只盒子里有着你想要知道的答案。我答应你,等找到白玉坠,我便给你打开。”庱戚轻声叹息着,纤长的手指拂过盒子表面,掸去灰尘露出盒子上头那一个笔锋秀气的後字。

  “月白,能够复原清露白玉坠的人,这六界当中只剩你一人了。”庱戚如是说道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微信公众号二维码